您的位置 : 模板文學網 > 小說庫 > 仙俠 > 三生三世:狐仙大人笑一個

更新時間:2019-05-31 11:50:15

三生三世:狐仙大人笑一個 已完結

三生三世:狐仙大人笑一個

來源:青墨云作者:小魚干分類:仙俠主角:暖樹桔生

主角叫暖樹桔生的小說叫《三生三世:狐仙大人笑一個》,是作者小魚干創作的仙俠類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原以為她只是龍女心頭的一滴血,連替代品都不是,他愛的也不是她。 可就算是這樣,為了他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。 不管是神,是妖,還是人,只要你在的地方,便是春暖花開。 一世糾纏,兩世相伴,第三世,我們可以不可以有個好點的結局? 桔生吶桔生,一生中不是你錯過了我就是我忘記了你,如果我們的心再明亮一點,便不會找不到彼此了。內容:狐仙大人自兩百年前帶回一棵桔子樹名為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月殤見來了個更加惹事的主,心里更是責怪起暖樹來,都怪她,兩家掐架起來,勢必要把他牽扯進去。可是又不想說話,只要他一開口,一定會引火上身。人家還只是個孩子,可不想參與這些女人們的戰爭。

蓮兒便圍著寒玉打轉,眼睛上上下下看寒玉,那眼神可叫一個輕蔑。

“廣寒宮可冷了吧,怎么沒給你這暴脾氣降降火啊?什么叫你的人,月殤臉上寫了寒玉兩個字嗎?我只不過請他吃頓飯而已你就這么興師問罪的。”說罷蓮花還拿了把扇子優雅的扇起來了。

“低賤的宮娥,我的地位可不是你能比的。廣寒宮再怎么冷也比你家主子的破荷花宮強!”

蓮兒低笑兩聲:“強在哪了?我們這里四季如春,時時都有熱水熱茶供應著,你們可有?”

寒玉紅著眼,惡狠狠的說道:“我們廣寒宮向來清高,你這些熱水熱茶有何稀奇?你別給我扯遠了,我告訴你,我寒玉想要的,沒有得不到的!”她也步步逼近了蓮兒,在她耳邊低聲說道,“從前仙家們只要見了我都會愛上我,可見我的迷人,而你,道行才幾百年也敢跟我斗!”

蓮兒輕笑,“是,您比我老。”說罷還恭恭敬敬的福了一下身。

寒玉眼神冰冷,手攥成了拳頭。實在忍無可忍,還不等蓮兒反應過來,已經一大嘴巴子給她招呼了過去。

“好你個不要臉的,敢打我!從前搶別的宮娥心儀的人就算了,現在還搶到我頭上了。姐妹們,上!”

頓時雙方正營都開始掐起架來,趁著混亂,月殤逃了出來。

想想自己真是失敗,怎么能任由一群女人像東西一樣的搶來搶去呢,好歹是貓王的兒子啊,可他道行淺的連一個宮娥都打不過。以后可要再努力潛心學習,不然別說爹的仇報不了,連自己也無法脫身啊。

回到桃花殿后對暖樹好一頓責罵,卻引來暖樹的哈哈大笑。

“月殤,你好搶手啊。是不是我也要來插一腳才好玩呢?哈哈……”

正與暖樹爭辯的月殤忽然紅了臉,氣呼呼的哼了一聲轉身回了大殿。

月殤背對著房門,摸摸自己的心臟。他有些不解,為何會跳的這樣快?臉也是熱熱的,難道這是爹說的動情?可暖樹是一棵樹啊,他不會像奔奔一樣這么變態喜歡上一棵樹吧?搖搖頭便睡覺去了。

望著天空的暖樹不禁在想,她為什么會是一棵樹,為什么會在桔生的殿里。

桔生,桔生,總感覺這個名字好熟悉吶……是不是他們前一世就認識了呢?可是哪有那么巧,剛好這一世又相遇了。罷了罷了,是她想太多了,什么前世今生的,她只是一棵樹而已啊,其實也是向往著他的吧,不然也也不會有這樣的幻想。

從奔奔那才知道,桔生得到成仙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他的庭院里種下了她。每天親自照料,談心也從來只和那時還未蘇醒的的小樹苗,他所有的心事都告訴了她。怪不得吶,看到他總覺得很熟悉,連他的模樣也是深深的印在她的腦海里。

桔生從前一定有個很愛的人吧,一定是那個人叫他種下她,所以他才會這么細心的照料她。說要吃了她的話應該是嚇唬她的,這是所謂的愛屋及烏嗎?

不過她也真愛幻想,想的就跟真的一樣。

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里,好想見一見他。

“不好啦不好啦,暖樹快醒醒。”第二天一大早奔奔就來把暖樹叫醒。

迷迷糊糊的答應著,忽然一行人從外面闖進來把她硬生生的吵醒。

“昨天是沒把你打夠嗎?現在還要在這里鬧。那我們讓那桔子樹評評理,誰才最適合月殤。”

是寒玉的聲音!

現在暖樹已經完全清醒了,她倆是要在這桃花殿再干一架嗎?

早就聽說寒玉囂張跋扈,當年趁著嫦娥仙子是天界第一美人勾搭了不少仙家,玉帝欲處罰她,這些仙家為了救她一起上書求玉帝放過她,玉帝大怒將這些仙家廢黜凡間,早就該死的死,該孤獨一生的孤獨一生。可她一點也不感激他們,也沒有悔改之意。玉帝將她從玉兔仙子貶為宮女,但她仍然囂張跋扈,到處欺負別的宮女,脾氣火爆的很。眾仙家都知道這些可都閉口不談,也不知玉兔她用什么法子,即使她這樣壞,還是有人喜歡她。

而荷花仙子的首席宮女蓮兒呢,是個善于心計的人,從毫不起眼的一支小荷花爬到首席宮女的位置。據說是她出的主意讓荷花仙子與玉帝相遇,加上荷花仙子的美麗,玉帝自然就把她納為了天妃。

好兩個重心機的女人,昨月殤晚她倆都打起來居然上面的人不知道,今天還專門跑她這來再打一次?我們家月殤是長得不錯,但也不是你們這些女人可以隨意爭奪的,昨天逗你們玩玩還都當真了是吧?

“喂,桔子樹,你和月殤住在一起那么久,你是了解他的吧。以我的姿色,是不是和月殤更般配一些?”寒玉抱著肩,把她那脖子昂的高高的,自信的看著她。

還不等寒玉說話,蓮兒已經搶著開口了:“般不般配又不是看臉,是內在!暖樹,你說是不是?像我這么溫柔善解人意的,剛好配得起月殤公子的溫文爾雅。”

暖樹心里嘆口氣,這些女人可真麻煩,早知道不要管月殤的事了,也不要去挑起她們的事端不就好了?現在怎么辦,幫任何一方說話都沒她的好處。

“那個……月殤在哪?”

聽聞暖樹的話,那兩個人也到處看去,是呀,這肇事男主人公不在啊。

寒玉倒是心急,好像得到暖樹的肯定月殤就是她的了似的。“先別管他在哪,你直說誰與他更般配就是。”說完了還用嚴厲的眼光盯住她。

這是威脅我?暖樹突然想到一個方法,那就是把桔生這座大佛搬出來。

“你們知道,月殤是我們家桔生大人的童子,你們這樣搶來搶去也不好是不是,要不等我家桔生大人回來再做定奪?”

猜你喜歡

  1. 現代小說
  2. 貴族小說
  3. 情有獨鐘小說
  4. 都市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3d真人游戏下载